糟了……我不由惊呼一声,驭狐想起了之前在蜃景中看到的那一幕。

双手攥成了拳头,驭狐头缓慢地抬起,给了哈尔一个眼神,一个令哈尔窒息的眼神,这,这是要,动手啊。那位杀手反应也快,驭狐看见吉诺的行为后就拔出匕首两步走到吉诺面前,驭狐吉诺看着他,不闪不避,正当他要扎下来时,一脚踢开库勒,杀手赶紧收手,怕伤了库勒。

驭狐吉诺强忍着对着服务的人微微一笑。啊……那受了伤的杀手又是一声大叫,驭狐身上没有武器的他只能任人宰割,而拿着两把匕首的库勒则还能和哈尔周旋周旋。这时,驭狐后边那桌的羊腿上来了,老板像什么也没看见一样,表情比桑尼都僵硬,走路的姿势没有一点的不自然。

嘭……吉诺突然站起,驭狐转身,一把揪住库勒脑袋上的头发,狠狠的向后拽。吉诺很想起身为她解围,驭狐不过,驭狐那就多此一举了,因为如果是她,那她的实力至少可以自保,如果不是她,那还瞎超什么心?吉诺摇摇头,晃飞心头的思绪。

驭狐最后吉诺驾着两辆马车向着他开的药材铺驶去。

吉诺越听越心惊,驭狐难道,自己真的捡了宝贝。鲜血,驭狐从乌丸爽的嘴里流了出来。

脸上的汗水,驭狐被这一拳的力量给轰的甩飞了出去。时间,驭狐在这一刻仿佛凝固了一般。

石头感觉到,驭狐自己的拳头就好像是打在了铁板上一样,乌丸爽的肚子硬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。她已经从微信里得到手下人的汇报了,驭狐就连她也很好奇,这乌丸爽,到底哪里来的勇气用肉体硬抗石头的攻击。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