莫明来到镇政府大门前,妃份之想他召集起三位士官长,就在镇政府前的石阶上,如此这般的布置了一番。

这能算吗?柏云嫦笑嘻嘻地说:妃份之想为什么不算?你想提起裤子就不认账?我,这,这不是我干的嘛。可是她说,妃份之想心愿已偿,她会把你当亲哥,今后会安心做鲁家媳妇。

反正你既无知觉有无感觉还不是本意,妃份之想是吧。柏云嫦调侃道:妃份之想这理由极品,怪在光头身上。现在不是封建年代,妃份之想难道做过一次,就必须领回家呀。

嗨,妃份之想我一点感觉都没有,怎么能算。柏云嫦笑得打跌,妃份之想咯咯咯咯,笑死我了。

如果你不想再增加风流债,妃份之想还是收回来为好。

柏云嫦说:妃份之想那你是准备不对这五个女孩负责了?我负责得了吗?再说,不算青菱的话,哪有五个?呵呵,怎么没有。如果你听她们的话,妃份之想这事也不会发生吧。

难道就因为顾忌其他分身,妃份之想我就压抑自己的感情吗?有就有咯,大不了在你父亲有生之年,我不跟其他分身融合,算作孪生姐妹呗。柏云嫦说:妃份之想那你是准备不对这五个女孩负责了?我负责得了吗?再说,不算青菱的话,哪有五个?呵呵,怎么没有。

柏天长悲哀地惨叫,妃份之想我不活了。你要什么感觉呀?是不是觉得她俩享受了,妃份之想而你没享受到曼妙的过程,吃亏啦?嗨呀,老妈,你别胡搅蛮缠啦。

章节列表 转码阅读中,不进行内容存储和复制